康剑飞 官方网站

http://kangjianfei.zxart.cn/

  • 康剑飞·观看黑鸟的方式

      我知道高贵的音韵  以及明晰的、无法逃避的节奏;  但我也知道  我所知道的一切  都与黑鸟有关。  —华莱士•史蒂文斯《十三种观看黑鸟的方式》  康剑飞,1973年生于天津,其人生是围绕在学校这个圈子里。中央美院本科和研究生毕业之后他留校任教至今。这个曾经淘气捣蛋、让中学老师头疼的学生最终成了为人师表的康老师。  美院作为精英主义的温床提供了生活保障和社会尊敬,使康剑飞得以逃脱大多数中国艺术家所经历的生存奋斗。康有天津人的社会化的性格,仗义、善交游,同时敏于内省。而在中国的关系型社会里,知...详细>>

  • 康剑飞——浪漫的图画诗人

      今天,随着当代艺术已经逐渐成为社会主流文化的一部分,艺术市场也开始繁荣甚至泡沫化。在这个背景,虽然不完全是市场的驱动,绘画又成为了一件时髦的事情。很多当年从事观念艺术创作的艺术家也开始投身到“画家”的行列中来。这些所谓观念性的绘画充斥着我们大大小小、专业和不专业的画廊。即使这种现象是短暂的,然而它却向我们提出了一个没有办法回避的问题:“绘画在今天到底意味着什么?绘画对于艺术家意味着什么?”。  当2007年一个夏天暴雨的傍晚,穿过五环外一片稍微肮脏村子,我看见了康剑飞这几年来的大部分绘画后,...详细>>

  • 解读康剑飞的几个关键词

    缘起  康剑飞并不是那种在圈子里很显眼的艺术家,但可以算是我最近几年特别关注的一个艺术家。尽管我自认为与剑飞相知相识颇深,可一旦真想针对他近期的创作写点什么的时候我却感觉几乎无从下笔,那是因为他的创作几乎不能提供给你一种表象的东西去用于归纳和总结,而这也正是让我觉得特别挑战的地方。我知道剑飞最近的这个小展览将是他即将展开的一系列大动作的一个序曲,尽管声势不大却也异常重要,因而我也就硬着头皮试图总结几个解读他近期创作的关键词吧。  追溯  身为70后的康剑飞并没有机会从小就背上传统的包袱,但...详细>>

  • 无法消除的矛盾——谈康剑飞的画

    2000年,康剑飞首次遇到了人生的瓶颈。是留校,还是回家,这个人生关键问题的不确定性,长期的困绕着他。学院体制,作为一个权利和安全保障系统的存在,对于在受控的学生来说,内部的组织结构往往充满阴晴不定的突变性,秘不可宣的隐秘性和不可知论的绝对性。从被碾压的对象成为体制中的一员,无疑要经过痛苦的蜕变和等待,一种长期的“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煎熬。即使进入体制依然如此,教师地位的分层的固定化也越来越如同种性分离制,终身聘任的教授高高在上,成为权威阶层,权利和真理的高度统一。年轻的教师处于屈从地...详细>>

  • 从内视到外观——浅谈康剑飞的创作转型

    艺术家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挖掘自我的艺术家,或者称为内向型的艺术家;一类是处理社会问题的艺术家,姑且可称之为外向型(或者“问题型”)的艺术家。在我看来,第二类艺术家如果不具备第一类艺术家进行艺术创作的能力,或者经历这类艺术家的艺术创作的阶段,他们的创作基本上和艺术的关系不大。  康剑飞的艺术创作经历了由内向型到外向型的转化。从最初的《飞翔》、《网》,到后来的《鸟人》《观看黑鸟的方式》,康剑飞由最初的对版画语言和技法的锤炼,对自身精神世界的探索,逐渐转向对社会问题的关注和观察。在康剑飞身上...详细>>